教育研究注册

新中国第一条地铁:可防原子弹

  《2019年军队文职人员招聘考试(公共科目+建筑学)易考宝典软件》是《易考宝典》考试系列软件之一,是专门为参加“军队文职人员招聘考试”的朋友量身定做的自我测试系统,是个人、培训学校进行考试前训练、备考冲刺的提分技巧考试平台,题型丰富,图文并茂,内容全面,题库设计符合考试新大纲,海量试题。

  春节期间天气舒适,2月中下旬冷空气可能再次活跃。  从深圳市气象局了解到,1月以来,北极冷空气中心偏向欧洲和北美地区,影响我国冷空气势力较弱,加上南支槽活跃,华南上空水汽较多,导致南方大部和深圳天气呈现暖湿寡照的特征。1月1-20日深圳累计日照仅小时,为历史同期最少;1月下旬以来转为槽后脊前的形势,深圳才迎来了近一周的晴好干燥天气,21-25日5天的累计日照已经超过前面的20天,达到小时。由于日照充足,即使21-22日冷空气过程深圳最低气温仅℃,体感也并不寒冷。

新中国第一条地铁:可防原子弹

          地铁开工典礼        如今北京地铁已成为公共交通的主力军,承载着繁重的客运任务。 而当初,新中国修建第一条地下铁道的初衷是为了战备。 所以当年地铁筹建领导小组组长是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上将。

笔者曾专门到石景山路东段、玉泉路一带考察地铁开工典礼的地点。 两棵三四个人才能环抱的银杏树仍然健在,它们见证了1965年北京地铁一期工程的开工典礼。

    毛泽东建议地铁圈着城墙走    1965年7月1日,北京市领导彭真主持开工典礼,党和国家领导人朱德、邓小平、罗瑞卿等出席。

杨勇讲了话,大意是要坚决贯彻毛主席的批示精神:精心设计,精心施工。

杨勇提出了地铁建设的三条原则,地上服从地下,交通服从战备,时间服从质量。 79岁高龄的朱德元帅为地铁开工破土。

    其实早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新中国就决定修建地铁。

    1956年11月初,应邀而来的苏联专家用半年时间论证了北京地铁的可行性。 铁道部、建工局也先后派人去苏联考察地铁和人防工事。 1958年成立了铁道部地铁工程局。

从1959年开始,连着搞了好几个地铁试验,挖了两个竖井,一个在公主坟,一个在军事博物馆。

    1960年2月20日,中央军委第14次常委会的议题中有一项是修建北京地铁。 与会者听取了地铁工程局局长陈志坚、设计院院长史晓昭关于北京地铁干线及专用支线的四个方案。     但到了1962年夏天,北京地铁因国家经济困难下马。

一晃三年,到了1965年,随着国民经济的好转,也由于中苏关系越来越紧张,战备成了当务之急,一定要修建北京地铁。 这回确定由北京军区、北京市和铁道部三家联手。

1965年2月4日,毛泽东在地铁筹建领导小组组长杨勇、副组长万里、武竞天联名给彭真、李富春转中央并军委的报告上批示:杨勇同志,你是委员会的统帅。

希望你精心设计、精心施工。 在建设过程中,一定会有不少错误失败,随时注意改正。

    北京地铁重新上马后,陆续提出60多个地铁建设方案,其中有三横三竖一个圈。 毛泽东提了一个意见:你要修建地铁,又要少拆民房,可圈着城墙走嘛。

有关专家经过反复协商,最后确定一环两线。

    进行防原子弹爆炸试验    最初北京地铁施工考虑学苏联,深埋100米或者60米。 许多人质疑,那么深,一旦发生事故,没法抢救,而且费用太高。 最后决定采取花钱少见效快的浅埋法,加强防护,通往山区,争取能抗原子弹。

工程拟分三期,一期先修环城的北京站至复兴门和复兴门至石景山一段;二期修东郊热电厂到北京站一段,完成环线路;三期修西直门到颐和园一线,力争1965年下半年动工,1968年上半年完成一期工程。

铁道部召集有关专家,开了几天的鉴定会,认为可行,刘少奇、周恩来等都画了圈。

    一、二期工程地势平坦,建筑物较少,施工面开阔,工序简单,大型机械有用武之地。

当时还不能老鼠打洞,所以只能拆城墙明挖。

天安门广场要保证节日集会,只能绕开,后来有实力暗挖了,天安门地铁才开工。

    地铁施工非常慎重,在前期试验的基础上,设计人员在清华大学做了各种结构试验。 还到杭州、武汉做通风试验,又到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某试验基地进行防原子弹爆炸试验。

为解决防水问题,还专门考察了海军的潜水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