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研究注册

明朝取消中日贸易的导火线:日本两个朝贡团宁波血腥火拼(2)

  据《唐樜言》卷三《慈恩寺题名游赏赋咏杂记》所载,可为我们略窥唐代进士樱桃宴之盛:“时京国樱桃初出,虽贵达未适口,而覃山积铺席,复和以糖酪者,人享蛮榼一小盎,亦不啻数升。”据说乾符年间,有一个名为刘覃的新进士,财力雄厚,买下了京城中所有的樱桃,让大家都来品尝。乳酪和樱桃,两个当时饮食中的珍品的组合,对于上流社会这般文人墨客、公卿百僚是有致命的吸引力的,难怪皇帝也会将赏赐百官樱桃作为特殊的恩遇。

  赵奇从三个层面对未来中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学术著作“走出去”提出意见。

明朝取消中日贸易的导火线:日本两个朝贡团宁波血腥火拼(2)

    这场风波之后,明帝国并未取消日本的朝贡。

3年后(嘉靖四年,1525年),(嘉靖皇帝)令琉球入贡使向日本国王转交一封信,要求将宗设谦道逮捕归案,否则断绝朝贡,但杳无音讯。

    嘉靖六年(1527),巡按御史杨彝上奏说:旧例日本入贡,以十年为期,徒众不得过百人,贡船不得过三只,亦不许以兵仗自随。 至正德六年以后,使臣桂悟、宗设等各从众五六百人,又副使宋素卿等一百五十人。

各诘真伪、争端滋起。

请令布政司移咨本国,今后遣使入贡,务遵定例,倘违定行阻回。 仍行巡海备倭诸臣,修战具,谨烽堠,选锋蓄铳,以戒不虞。

(《明实录》)归纳起来,他要求对日本朝贡重申四项限制,即十年一贡、人百、船三、禁止带用兵器,都一并援照旧例。     朝廷随即批准,明确提出日本的朝贡凡贡非期,及人过百、船过三、多挟兵器,皆阻回(《大明会典》礼部·朝贡·日本国条),作为一项定规。 后来,官居首辅大臣的给事中夏言,干脆上奏建议撤销市舶司,朝廷接受,宁波市舶司被关闭。 市舶司的撤除,实际上将中日贸易逐渐逼入地下状态,市舶既罢,日本海贾往来自如,海上奸豪与之交通,法禁无所施,转为寇贼(《明史·食货五·市舶》)。

    期间,大内氏派遣的两次朝贡,都因不符合规定而被阻挡。 更多的日本私人商船,更是无法靠近中国港口,他们转而求助于走私渠道。 王直下海经商的1540年,正是中日间走私贸易最为红火的年份,输中华之产,驰异域之邦,易方物,利可十倍(《海澄县志》)。

    1551年,大内氏的大内义隆因内乱(大宁寺之变)被杀,继位的大内义长于1556-1557年遣使朝贡,但明帝国又将其视为篡位者而拒绝。

6年后(1557),大内义长又被毛利元就所灭,大内氏政权彻底灭亡,日本陷入混乱,勘合贸易完全断绝。 从建文三年(1401)到嘉靖二十六年(1547),日本的朝贡使团共计18批(田中健夫《倭寇与勘合贸易》),至此成为绝响。 武装走私成为主旋律,亦商亦匪的倭寇则成为主力军。

  原文载于《大国海盗:浪尖上的先锋队》,雪珥著,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