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研究注册

游梦——我的《百年孤独》(高二)

  2013年11月起,历任北京大学副教务长、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党委组织部部长。2016年10月任南开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2017年12月任兰州大学校长(副部长级)。

  侯外庐解释道:“这里所谓天、地、人、自然诸观念虽然蒙混,但是人的社会秩序适应物的自然秩序,这种关系却表示得十分明白。

游梦——我的《百年孤独》(高二)

    游梦——我的《百年孤独》  文章作者:黄聪  游梦——我的《百年孤独》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陷入了深深地孤独,我爱上了游梦,爱上了《百年孤独》。

  当我坐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开始安静地翻看这本书时,我还对自己的孤独一无所知。

  布恩地亚家族一家七代人,却一代又一代地取名为奥雷良诺和阿卡迪奥,“他们尽管相貌各异,肤色不同,脾性,个子各有差异,但从他们的眼神中,一眼便可辨认出那种这一家族特有的,绝对不会弄错的孤独神情”。   从来,我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都说我很扫兴。 因为当他们兴高采烈地朝着我说这说那时,我却一脸无动于衷,似乎整个世界都与我无关。 所以,他么都说我活在自己的世界,整日游离,从未废止。

  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把自己隔膜起来,用自己的方式保持着自己的孤独。 这是我在看完全书后最初但却最深的印象。 奥雷良诺上校周而复始地制作他的小金鱼,做了化掉,化掉再做;阿玛兰塔为自己织裹尸布,日织夜拆;雷蓓卡封门闭窗,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死亡;雷梅苔丝每天在浴室里整天整天地消磨时间……  曾经的几个朋友现在也早已离我远去。

谁说回忆是美好的,当我站在熙熙攘攘的广场上,看着夕阳西下,那扇门轰然关闭时,我才发现最残忍的莫过于回忆,而且,是让一个人去回忆那些不多却实在温馨难以释怀的回忆。

  这个家族中,每个人其实都试图改变自己与其他成员之间的联系,但是,一切的努力最终都化为了虚有。

而这正是缘于他们内心深处那种不能把握命运的恐惧,绝望和冷漠感。

阿玛兰塔的拒绝,奥雷良诺上校的骄傲,菲南达的做作……这种浓烈的绝望不仅弥漫在整个布恩地亚家族以及马贡多小镇中,更弥漫在刚刚独立时的哥伦比亚。

  他们都错了,我不是游梦,我没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当他们诉说时,我在认真地倾听,认真地感受着他们内心的悲哀与喜悦。

但是,为什么我就是不敢说出来呢?恐惧?绝望?冷漠?  刚刚独立的哥伦比亚,国家政权落在了保守党和自由党手中——保守党,是代表地主,教会大资产阶级的;自由党,是代表工业资产阶级与其他阶级利益的。

但是这一切都是名义上的区别,正如书中所描述的,只是一派在五点钟去教堂做弥撒,而另一派是八点去。

他们在对内和对外的政策上并没有显著区别。

真正的现实是愚昧的民众们正活在水深火热中,而且,不肯觉悟,小说对此给以了大量篇幅的写实描写。

  记得小时候,我是个很阳光的小孩子,那时候,没有任何的批评,没有任何的责备,因为,我的头顶有着一个光环。 但记不得什么时候,我开始褪去光环,开始变得普通,蒲公英,我喜欢这个比方,有一种生死由命的感觉,因为,它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啊,这就是它最悲哀的地方。   马贡多和布恩地亚家族最终消失在了一阵飓风中,“因为命中注定要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绝不会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机会”。

作者没有为这个孤独了一百年的家族找到一个完美团员的大结局。 有人说是宿命论,有人说是历史的必然性。   也有那么一个作者在写我的命运吗?那个作者是不是叫命运呢?不,命运应该在我手中,我的生活,不容许外力破坏。   但是,这些都是旁人的想法,我想作者对于自己的祖国和整个拉丁美洲还是有着信心的。

“着手建造一个与之抗衡的理想社会还为时不晚。 这将是一个崭新的,灿烂如锦的,生意盎然的乌托邦,在那里任何人都不会被他人决定死亡的方式,爱情真实无欺,幸福得以实现,而命中注定一百年处于孤独中的世家最终会获得并永远享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1]。

  当受测者到达终点时停表,终点记录员负责登记每人成绩,登记成绩以分、秒为单位,不计小数。    三、纵跳摸高    场地要求:通常在室内场地测试。